2009年5月13日星期三

廢城史。512週年祭


“有許多城市居民不義,而我毀滅他們,地上屋頂尚存,並且有若干被遺棄的水井和被建成的大廈⋯⋯有許多城市,居民不義,而我優容他們,隨後,我懲治他們,我是惟一的歸宿。“《古蘭經》21:45/48

2009年3月15日星期日

死亡之湖



看上去很美。
但是,每天有近千萬噸富含氮、磷、高錳酸鹽、和各種口味的產生、生活廢水的太湖水經過自來水廠的消毒、凈化后從蘇南、浙北、上海各處的水龍頭里流出來。如果不能指望自來水廠象生產牛奶一樣生產乾淨的水的話……

2009年3月12日星期四

2009年3月11日星期三

遭遇HD90:Fake RMBill from ICBC


实物提供:中国工商银行

2009年3月7日星期六

2009年3月4日星期三

一群好朋友的《诗集》



已经有半个月没见到太阳了,这时收到了从北京寄来的《诗集》,撕开表皮,立刻有一丝温存和热量,从白纸黑字之间释放出来。空气依旧阴冷,可热情却已复燃。那些美妙、幻觉、单纯、轻松、幽默、惆怅、压抑、虚空、混乱……和以毒攻毒,以及来自于距离的美,都是那么鲜活、生猛,使我不得不下意识的调整坐姿,保持平静,但还是会冷不丁笑出声来。
正如其名,这是一本纯之又纯的诗集,并且这种诗意不是精神胜利法的条文,更不是姿态的投影,而是生活之海溅起的露珠,是爱与被爱撞出的火花,稍纵即逝但却沁人心脾。这使我又一次对经历过的一切心怀感激。毫无疑问,我们是幸运的。



《诗集》
“十六位身份混乱的写作者:
实验乐手、声音探索者、画画的、同性恋者、设计师、足球队员、学生、精神失常者、诗人、艺术家、寻道者、少女、银行职员、居士、处男、嬉皮士、摇滚明星……
掀开一角,世界巨变。”
nojiji出品
www.nojiji.com


2009年2月26日星期四

阿炳家的老混混



我路过的时候,他正在抽烟,看我站定了,便赶紧掐了烟头,抱起琵琶弹奏,第一个曲子叫什么来着?特别耳熟,但一时叫不上名字,然后是世上只有妈妈好,总之都是街头艺人的必备曲目。这琴虽然只有两根弦,但却能被弹出丰富的和声。我挺感动的,不是悲天悯人那种,而是觉得他很健康,不下跪不装惨,应该也没低保,并且知道劳逸结合,适时享受阳光。
拍完照给他看,“咦~我长的丑,又不上相⋯⋯”他摆了摆手接着弹奏。
往前走没几步就是阿炳故居,现在已成了商街的景点,让人体会到什么叫沧海桑田。

2009年2月21日星期六

数字崇拜引爆的定时炸弹






好久没有煤难的消息了,这不,说来就来——
“山西屯兰煤矿瓦斯爆炸 已致44人遇难:
据当地媒体介绍:屯兰矿年产400多万吨原煤,没有一块带血的。屯兰从2004年以来一直保持了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纪录。在国内一流的智能化设备中间,有许多是屯兰的自主知识产权。比如,将“大断面支护”用于煤矿开采,屯兰是世界上第一家。这项由矿长尹根成等攻关研发的项目,也因此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仅2006年,该矿投入科研经费1000多万元,有多项申报国家专利。2006年该矿还有一件新闻被全国媒体广泛宣传:“农民工段谈喜多次纠正违章操作,避免重大事故,被表彰奖励……。””图自sina,文引tom。

向罹难者默哀……

2009年2月16日星期一

I&WheReiAm



己丑正月十九14/02/2009

2008年11月28日星期五

这是怎么了



今天在车上听广播说北京招集各省区市的老大开会传授“突发事件应对办法”,晚上看新闻联播,发现只有一条国内新闻:政治局开会商讨“深化现阶段司法改革新局面”,之后无意间听到我妈唠叨杨佳已经被“安乐死”了,之前他妈第一次坐飞机去看他……再联想到这些日子从围攻政府到打砸抢烧到司机罢工到地铁坍塌,感觉08年的轰轰烈烈丝毫没有fade out之势,反而在各种形式的欲盖弥彰之中被推向高潮。我不是唯恐天下不乱之徒,也没有用心。但我觉得这些都没什么大不了的,纸包不住火,火又炝不过水。在高歌猛进了30年之后,在高潮之后,总得有失落吧,而且冷静和面对现实是必要的。
但在这波及每个人的萧条和危机时刻,保持冷静又是最难的,所以我们只能面对现实:达赖喇嘛说他的转世灵童有可能是女孩、孟买的恐怖袭击已经造成一百多人死亡、官方不承认但失业率再创新高、没有最底只有更低的沪深股指、绝食数日的阿扁终于撑不住了开始喝粥了……

2008年11月6日星期四

上上海




与业余并且不尽情理的组织工作相比,电子艺术节的节目还算是赏心悦目的,只是无处不在的保安让人纳闷——他们也忒敬业了。
正如它这次的主题“城市化风景”,从静态展览到各种形式的演出,让人感到无处不在的“冷漠、驳杂和光怪陆离”。在“河流体”的现场,阴暗潮湿的雾气总是在演出的高潮准时飘来,在高楼的腰间流转,观众坐在平静的河边,舞台布置在对岸后面是五个并列的投影幕,再往后,矗立着两座塔楼,没有一盏灯是亮的,这为上演的音乐创造了足够肃杀的氛围,现在依然记忆犹新的是Skoltz_Kolgen简洁、清晰的东方意境、Frank Bretschneider振奋人心并且让人痴迷不已的电子脉动、还有吴巍和Carl Stone绝妙的跨界联袂、当然还有李剑鸿的吉他声浪,现场的烟雾师和我一样喜欢他,人工的和自然的烟雾顿时混杂在一起,灯光也疯了一样忽闪,只是现场的摄像机一直没能摆脱吉他手的手,以至于有人发出了“灰野敬五”的感叹。这是一场全面过度的表演,的确不能再长了。
尽管在那里呆的时间不长,但我更喜欢“风水全知”的现场。那是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场地中央的圆形帷幕很特别,傍晚时投射在上面的影像与背景中的城市天际线构成一种孤寂而又空旷的梦幻氛围,人们可以躺在气垫上仰望光影、天空、或者闪烁的风筝。DJ们才开始调试,天色已经暗到了火候。在上海,这种空旷无疑是奢侈的。因为这个城市的每个缝隙都流着利润和一种实实在在的虚荣。它的魅惑、丰富与繁荣足以吞噬身处其中的每个人,所以它是中国惟一的城市,是声光电全面联动的现代文明橱窗,可是人呢?他们以各种身份、神情和外表蠕动在被抛光的大理石地面上。一旦power off——走在街上我总有这种念头——这里将复归冰冷、黯淡和本能以及对本能的恐惧。
可事实上是:离开上海时我把相机弄丢了,那些美好的光影,惊异的场景和芦潮港外的粼粼波光,不得不转印在了脑海中。但愿得到它的人能够受用。

2008年10月3日星期五

merry EID-UL-FITR



我们比其他人晚开斋一天,原因是斋月的第29晚并未见新月。事实上居住在现在的城市里,即使出现新月,你也很难注意到。
妥靠主,我终于圆满的完成了一个月的斋戒,体验了一个颇为完整的“莱买丹月”。感受是:每天少吃一顿饭,轻省;不经意地远离乌烟瘴气,似乎平添了一些免疫力;每天可做的事情多了——尽管晚上要花一个多小时聚礼。相对于之前漂泊在外的时候,我的生活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些躁动、离奇与特立独行日益远去,身边平凡的面孔和平淡的时间让人的耐力陡增。但我不希望是什么回归或者退化,而是朝向内在的远行,为此我必须付出表面的代价。难啊,至少我还需要很长的适应阶段……
也感到:中国太大,十里不同天,东边有钱西边有信仰,是的,一方面的得到就会让人在另一方面失去,这需要更长时间去理解……

2008年9月25日星期四

一场秋雨一场寒


突然降临的阴雨让这里的秋天一下子渗进皮肉,“往年的这个时候可没有这冷”老人们议论着,好在秋雨到来之前所有的形象工程都已完成,路边的旧楼被粉饰一新,城市主干道被新铺了一层油,所有的店铺都统一了招牌门面,显露出整齐划一的socialism新局面。可是人依旧浮躁,并且愈发无礼,他们有的开着崭新的座驾在雨后的街巷劈波斩浪,全然不顾路边的行人,那股霸气连同脏水一路飞溅。
所有这些,都是因为9月23日是NXHZZZQ成立50周年的纪念日,衙门挖了湖、造了山、建了露天剧场,筹备了声势空前的庆典,只等待上面下来检阅。当然老大是不会来的,但他会派小弟带来礼物:一口巨鼎,盛满“亲切关怀”和对稳定、团结的祈祷和寄托,而且必须得大,要不镇不住这块显示了太多迹象的土地。
可人总是拿天气没办法,要不8888奥运也不会在罕见的大雾中开幕。这一次,罕见的秋雨准时到来,一场过于浮夸的闹剧被过分准备,现在却不得不在瑟瑟发抖中潦草收场。
但愿这骤降的冻雨会让那些红色的热气球冷静下来,那些良心尚未泯灭、记忆尚且健全的人们不应该忘记50年前被改成猪圈的mosque、被处决在野外的dervish和被打成极右的murshid.当然,那些被留下来做伪证的圆满完成任务,正和刽子手一起在主席台上享受功名利禄,在他们脚下,民族只是枸杞一样的土特产,亟待被开发、牟利;信仰则是被安定和团结的对象,必须臣服于拜物主义,而在形式需要的时候,它们都会成为顺手的道具和体面的标签。
据中央气象台消息,预计未来10天,冷空气活动频繁,西北地区天气多变,气温多起伏……

2008年9月2日星期二

蘇非宇宙觀



尽管人们对苏非派宇宙观(阿拉伯语: الكوزمولوجية الصوفية‎)尚未达成一致的认识,但人们多少可以从较为具体和清晰的相关宇宙观的学说中理出一些头绪来。通过对一些权威文本的阅读,会发现苏菲派的修行者们似乎并没受到太多由以下并列或者重叠的至少三种不同宇宙学说而导致的矛盾的困扰:由Suhrawardi Maqtul阐释的Ishraqi虚幻宇宙;由Ibn Sina / Avicenna(伊本辛纳、阿维森那)等伊斯兰哲学家和Ibn Arabi(伊本阿拉比)等苏非拥护的新柏拉图主义宇宙观;托勒密密闭球体地心说。所有这些学说——尽管每一个都自称完美无缺——均被自由混合、并置,并且常常导致一些在其他神秘学说(从希伯来神秘哲学到基督教诺斯替教派到佛教密宗到支卡希瓦宗)中也会遭遇到的令人困惑的局面。以下宇宙模型通常建立在不同的苏非文本之上:

1、Alam-e-Hahoot (Realm of He-ness)“它”的领域
也可以认为是前世的领域,比如宇宙在形成之前的状况,即等同于以Alam-e-Hahut命名的未知的神的本原。从词源学角度来看,描述神的特性(或者说绝对显现)的阿拉伯语词根是AL-Lah(即超绝之主),Hu("它”)则是绝对隐现的词根。缺失本原的神性是无从谈起的。Alam-e-Hahoot 相当于基督教之“隐匿的神”、印度教之“无德之梵”、希伯来神秘哲学(卡巴拉神秘主义)之“回流本原”的概念。

2、Alam-e-Lahoot (Realm of Divinity)神的领域
神的领域是指由无数不可见的小点组成并扩张成可以吞没整个宇宙的圆圈的地带。也就是神显现的领域(真福直观,或真福直观的环绕),这些无数的圆圈是宇宙肇始的根本,导致了宇宙中无生命的空间,也就是Ghaib-ul-ghaib (看不见的灵魂世界)。人类经过修炼可以认知这个为神性所显现的真福直观或者至高之天的境界。Alam-e-Lahoot 类似于基督教之“启示之神”、印度教之“有德之梵”、希伯来神秘哲学(卡巴拉神秘主义)之“神之本性”的概念。
人所能认识和理解的极限被称为Hijab-e-Mehmood(被赞颂的隐秘),是至高之境的顶点。Nehr-e-tasweed(暗流的通道),作为人神性之境的最终极限,是不可见和以真髓为食的基础。

3、Alam-e-Jabaroot (Realm of Omnipotency)全能的领域
当宇宙被构成为涵盖全能领域的阶段。Hijab-e-Kibria(极隐)是这个领域的极限。Nehr-e-tajreed (提取的通道),作为全能之境的极限,向Rooh-e-Insani(人的灵魂)提供它的讯息。

4、Alam-e-Malakoot (Angelic Realm)天使的领域
当空间的特征和它们的单体由全能的领域传留下来,分立的意识由此形成。这个阶段被称为天使的领域,最终的极限被称为Hijab-e-Azmat (令人炫目的真主之全能)。Nehr-e-Tasheed (迹象的通道)作为这个领域的极限,向人提供Latifa-e-Qalbi(滋养心智的启示与感悟)。
5、Alam-e-Nasoot (Realm of Humans)人类的领域
当这种特征向下超出天使领域之后,有形的物质世界的基础得以呈现,它被称为Alam-e-Nasoot (类似卡巴拉神秘主义的生命之树的第十位源体).它包括物质领域(肉眼可见的),通常人们眼之所及的宇宙就包括在这里面。Nehr-e-Tazheer (显现的通道)是这个领域的极限。人类的领域被这样划分:
一个Kitab-al-Mubeen控制3亿个Loh-e-Mehfooz(超星系团),其中每个超星系团控制8万个Hazeere(银河系),其中每个星系包含130亿个恒星系统,其中有10亿个恒星系统在他们的某一颗行星上拥有生命,而每一颗恒星都有9、12或13颗环绕它运动着的行星。
每一个有生命存在的行星上,生命以3种不同的境界而存在:天使间、神灵间和人间。另外,这个生命领域被另一个Alam-e-Araf or Barzakh (星界)所围绕,也就是人在死去(灵魂脱离肉身)之后的处境,活人可以在睡梦或冥想状态下造访这一领域。-----translated from wikipedia

2008年8月27日星期三

西海固




这个地区的年平均降水量428毫米,蒸发量1297毫米,所以要这里生存,得靠信仰。

2008年8月2日星期六

我X这世界



昨晚去看了夜叉。
因为有人非要请我去看,到了后才发现,这份人情居然面值五十。的确值,看着那些满头大汗轮番出来透气的观众就知道了。要不是最近实在穷,我真会买票来看的。
这是一家迁址重新开张的酒吧,从拉面馆边挪到了火锅店旁。一连二的街边营业房,上层还没装窗户,下层的入口也只是一层木门,所以来了夜叉这样的乐队,站在马路对面就能听演出了。向来少见多怪的银川市民对这动静似乎也不象想象中那么排斥,至少一晚上没见到警察。
酒吧里边还象那么回事,俨然一个车库大小的LIVE HOUSE,塞满了人和头顶上密集的金属礼手势。密不透风的低音让这个几近密闭的空间闷热而躁动,著名的咆哮者正在施展他的回春术让脆弱的人开始抓狂、麻木的人开始复活、无聊的人开始紧张。鼓手也带劲得很,高频率双踩加打夯式的厚重鼓点让这些平日里最不听话的孩子木偶一般听任节奏的唆使,他们还不会很专业的POGO和甩头,但却敢横冲直撞,这的确很酷。
我想起了上一次专程看夜叉的演出还是十年前在东四的忙蜂酒吧,当时他们穿皮衣但不留长发,这难免会让人笑话,不过一旦操练起来,那种横扫一切恨不得把人大卸八块的纯金属硬核的确让人陶醉不已,要知道之前老在那演的都是麦田守望者、朴树和花儿之类的靡靡之音,夜叉的出现让人见识了硬核居然可以这么硬。记得我当时在学校的BBS(是那种原始的命令行式纯文本页面)发了一篇类似于现在这篇的观后感,结果大家一直推选我做摇滚版斑竹,并且还要在学校的花园里见面交流,我没去,但斑竹却一直做到毕业,后来再也没去过那个BBS。
后来也没再怎么看过夜叉的演出,因为很快那东西就烂大街了,横冲直撞的勇猛变成了外强中干的扎势、硬核变成了软饼干……
胡松已经咆哮了十年,实属可敬。他一边重复着“我X这世界”,一片号召人们“站起来”,因为你是“中国人”,于是一呼百应,造就了中国摇滚为数不多的神话。看看痛痒、AK这些乐队,基本上也是以煽动性的口号来充实重型摇滚的内涵,从而使他们具备了广泛的群众基础。这都是MAO的群众路线,经得起实践和时间的检验。因为在中国,人们永远都需要一个能为自己伸张正义的人,而这个人,永远都不会是自己。

2008年7月29日星期二

黄河之水天上来




“早知道黄河的水干了,还修TMD那个铁桥是做啥呢?”
这是张佺那天晚上唱的一句歌词,听着他唱出来和只看字面意思感觉完全不一样,它没有看上去这么蛮横直白,而是在兰州话的土堆中打了个滚之后变成了一句憨实而幽默的谶语。当然,我想他道出的是那种活生生的草根式浪漫主义在现代化中的灭绝。就像他自己说的:儿时在黄河的水车边的那些胡思乱想如今已经被时间冲刷地支离破碎。其实是自己过了做梦的年纪,也不能都怨社会。
好在黄河是不会干的,因为黄河之水天上来嘛。
前段时间去兰州,我特意在黄河边坐了一下午——银川离黄河还有段距离,而且河道太宽,没有那种滔滔不绝的气势——这里不一样,河水自山谷中,裹挟着青藏高原的冰水和黄土高原的泥浆,打着漩涡、气势汹汹地流经城市,对两岸的人和高楼大厦根本不屑一顾。天色黑了下来后,对岸的河边冒起了音乐喷泉,糜烂的彩灯与音乐配合起来取悦人群,而黄河水还是以亘古不变的节奏,翻滚着、奔流着。人看久了会眩晕,弄不好会掉下去。
张佺的演唱也有那种黄河水特有的土腥味,和一丝被风化了的柔情,还有冬不拉和口琴、口弦子,让人暂时忽略了这个被甲醛、电锯和骰子盅统治的周遭世界。尽管忙碌的酒吧老板和服务员以及本地乐手们还不习惯让演出的声音盖过自己的恬噪声,但为数不多的观众们还是在投入地倾听,这真是本地难得的场面。我也是一直站着看完了演出,并且也没有服务员因为我挡了座客的视线而要求我在蹲着和出去之间二选一了。说明大家都在进步。

2008年7月24日星期四

究竟谁更懂中国?


看了《功夫熊猫》,不禁又被好莱坞模式化的电影生产所折服。还是那种看到了开头就知道结尾的故事,但却无法不按部就班地看到完,连眼都不忍心眨一下。最后阿宝果然打败了大龙,过程也不外乎是“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那一套。但他的制胜法宝却出人意料——空白的神龙宝典。作为正邪两方矛盾的焦点和故事的线索之所在,所有中式武侠故事都少不了“秘笈”、“宝典”之类的贯穿,但在这部迎合2008中国热的商业大片中,一部无字天书却成就了其中的最高境界——对自己的认识。在漫长的磨练之中,能认清自己本质的才能洞悉天机,从而成为最后的胜者。不再是成王败寇式的纯武力对决,美国人以他们所理解的功夫为中国人上了一课。当然好莱坞不会把阿宝塑造成一个一本正经的求道者,反而将叛逆、调皮、幽默甚至懦弱等一些最普遍的人性赋予了这个角色,使他在成为神龙大侠的过程中能博得笑声和每个普通人的共鸣。

特技特效、情节设置、视觉冲击力等好莱坞电影的看家把式在这里就不废话了。但就内容来讲作为商业片的《功夫熊猫》里无处不在的禅味却让任何港台武侠片和以更懂中国文化自诩的国产电影相形见绌。“从来就没有意外”、“害怕宿命的人往往会与宿命不期而遇”、“昨天已成历史,明天尚未到来,今天才是上天赐予的礼物”、“消息就是消息,哪有好坏之分”等这些让人回味无穷的台词以及乌龟大师在桃树下的颇似禅宗公案的阐释,让我们领略了真正的东方智慧的精髓。向来以商业运作见长的好莱坞电影在内涵上竟也能做到如此高度,并且以人人都能懂得的方式,这就是艺术吧。这对哪些动辄以向好莱坞看齐、东施效颦般地烧钱做大场面、以为把打打杀杀、恩恩怨怨拍得露骨就是艺术的张艺谋、陈凯歌之流,确是莫大的嘲讽。

在中国热的全球化市场背景中,以制贩中国文化为噱头的电影层出不穷,当李安的《卧虎藏龙》获得奥斯卡后,刀光剑影、上蹿下跳的中国功夫片更是蔚然成风,充斥荧幕的不是“人就是剑、剑就是人”这种故弄玄虚的胡话,就是“满城尽是大波妹”之类的恶俗审美,其所宣扬的终极价值不外乎江山美人、武林盟主等陈腐玩意儿,好像为了欲望和权势,每个中国人都会嗜血成性似的。这种对东方价值的烂俗化贩卖无异于挂羊头卖狗肉。但市场不在乎这些,只要是明星们在里面打得热闹,让我们在现实中受阻的种种欲念得以宣泄,就是好片,管他狗肉羊肉反正都是肉!

好在好莱坞是成熟的。他们知道怎么使用这些文化符号,知道怎么炮制情节,知道怎么调节火候。更重要的是,他能够杜绝妄念——正如阿宝在神龙宝典中看到的那样——认识自己的本质,深谙万化之机,所以他们能够把别人的故事讲得精彩入神,能够永远引领市场而不是迎合市场,从而成为大赢家。

同样是表现中华文化,看看人家那活灵活现的五侠客,再看看我们这五个呆头呆脑的福娃,唉~~~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2008年7月20日星期日

人文奥运有感


“人文奥运”是什么?
去邮局寄CD,被告知在奥运期间(虽未明说但从截止至10月31日可以想见)一切光盘均被拒绝邮寄,虽然“上级命令”中具体所指为“危害国家安全、社会稳定以及内容淫秽的非法出版物”,但为了保险起见,所有光盘都被视同为上述“非法出版物”而遭禁邮。前不久去寄效果器也被拒了,得到的是同样的理由,“所有直流和交流电器都是危险品!”,要学会见怪不怪,我这样说服自己。邮局的做法倒也省事,但作为安分的公民,总觉得有种被剥夺了什么的感觉。
百年不遇的大地震不但没有浇灭国人对奥运的热情,反而成为群体亢奋的兴奋剂,在他们心中,悲痛总能化成各种各样的力量,这种心态的确难能可贵。
不知那些在申办成功时欢呼雀跃,但在奥运工程中又失去家园的人现在作何感想,不知道那些完工之后就被轰出京城的民工作何感想。尽管下岗工人还在为孩子的学费发愁,尽管刚被征了地的农民因看不起病只能祈求菩萨保佑,但是,被宝丽板统一包装的街道和夸张的建筑向全世界证明,我们真的富了!
“人文奥运”注定只是个名头,就像粉刷匠用的涂料,可以是红色的,也可以是黄色的……